新闻客户端 手机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我与政法工作的情缘…作者:张文林
作者:张文林  发布时间:2022-10-28 14:57:43 打印 字号: | |

今年6月份是我从事政法工作40年的纪念,而明年是我加入中国共产党40周年。回忆自己的工作历程和从一名知青成为一名有40年党龄的党员,往事历历在目,感慨万千。


一、大学生没当成,被戴上知青“桂冠”

我的少年时代还是比较顺利的。在天津历史悠久、设施完备和师资雄厚的中营小学就读,德智体得到全面发展,尤其是每节音乐课同学们会随着我弹奏的钢琴曲缓缓走进宽大的音乐教室,每每想起,依然觉得很有成就感并十分享受和陶醉。之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女三中。初中至高中我一直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成绩均为校前三甲。本以为可考一个比较好的大学,成为一名大学生。然而,1966年突如其来的一场文化大革命使自己的前三甲一文不值,没有了任何含金量,大学梦被彻底打碎。之后,我于1968年积极响应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伟大号召,来到内蒙西部边陲农村插队。从那时起我由一名高中生被冠以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桂冠”。记得是年国庆节当晚,我坐火车离开天津,然后转道北京开赴内蒙。离开天津的当天还是艳阳高照、天高云淡的天气,但到了内蒙已是深秋接近初冬。我感到落差太大了。抱着“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想法,我们满怀信心来到内蒙。一到村里,刚进屋,满屋子的大人小孩对我们这些城里来的学生评头品足,他们觉得新鲜,我们也感到新鲜和陌生,但很快我们就熟悉起来了。不久,艰苦的劳动就开始了。太阳还未出来,我们就出工,披星戴月才收工。最难熬的是严冬和盛夏,冬天里早晨起床全身已被冻得发僵,所有盛水器皿里的水都结了一层冰。古人是钻木取火,而我们得凿冰取水,想起来也挺有意思的。夏天收工时如小飞机一样的蚊子从天而降,我们经常被咬得满身是包。晚上还要在煤油灯下为队里记工分和往来账户,这样的日子过了近千日——两年半。在农村广阔天地的锻炼不仅让我学会了种地、骑马,而且磨练了坚强的意志。


二、公安系统“掺沙子”,有幸成为一名人民警察

“文革”年代横扫一切,公安系统更是首当其冲被彻底砸烂。70年代初内蒙公安系统重新恢复,招收三大直辖市知青,充实到公安局去“掺沙子”。我凭着高中毕业学历、清白的家庭出身和高挑身材等较为优越的条件,被选调到当地公安局,成为了一名公安战士。当时我身着警服,别提多兴奋了,简直不可想象,因为我一直以为自己一辈子可能就呆在农村了。说来我真是与公安工作有一段不解之缘。“文革”中停课闹革命,我和班里的几名同学曾协助市公安局破了一个案件,当时市局侦察员对我们的机敏倍加赞赏,说你们要上山下乡,可惜不能留在天津干公安工作。说来也巧,之前选调的好多机会我都错过了,公安局招知青对我来说就像命中注定一样。我在公安工作岗位上一干就是10多年,自己因为对公安工作的喜爱和珍惜,主动放弃了高考。进入公安局的第二年,我就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在上高中时即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平时爱看小说《红岩》,我被以江姐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员的英勇事迹深深感动。大串联第一站我就选定了重庆,到了那里稍事休息后,我就直奔渣滓洞、白公馆——国民党关押共产党员和政治犯的地方,共产党员惨遭杀害的遗址,去缅怀烈士。我在那里看到了老虎凳、竹签和沉重的铁镣等刑具,我被江姐及其他烈士的事迹深深地感动了,我深知烈士的鲜血不能白流,他们未完成的事业要由我们后来人完成、传承。


三、践行宗旨,无悔人生,保持纯洁,与时俱进

在公安战线工作的日日夜夜,我一心扑在工作上,数次被评为自治区公安系统先进工作者。我由一名“掺沙子”进来的对公安工作略知一二的新兵,成为在经保工作、调查研究中略有建树的老公安。我在经保工作中较好地完成了各项任务,如国防工业厂矿、核工业202厂的保卫工作以及国务院副总理视察当地的安全保卫工作。1976年唐山大地震也波及到了内蒙,当天除有震感外还下起了大雨。但市局敌社情分析会准时召开。因经保处在市局机关外办公,我冒雨骑自行车去了市局。水深的地方就趟水推着自行车前行,到了市局鞋袜已湿透,连裤子也湿到膝盖以上,就这样坚持开完了会。在工作中我时刻想着自己是一名年轻的共产党员,不忘入党时的誓言。我自己的青年时代是在内蒙度过的,可以说是我把美好的年华全部献给了边陲的公安工作,但我无怨无悔。我时常给女儿讲当年破案、出现场和刑场监刑的情景,每当讲到这些时,我觉得当年的情景就浮现在眼前。我觉得自己并未老,还想重返工作岗位,重新体味工作的艰辛和破案后胜利的喜悦。80年代初回到天津,我从事了审判工作,虽然有点半改行,但我却不甘心当门外汉,虚心向同志们请教学习,充实自己。回津后的第二年,我以较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政法大学函授班,毕业时各科成绩均为优秀,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接近满分,曾多次受到老师的表扬。虽然自己现在已步入老年,但自己的心态从未衰老,因为革命人永远年轻。现在我已经从工作岗位退下来了,但自己仍是一名在册的党员,单位组织的学习、活动我都会积极参加,每天我都会收看新闻联播,了解知晓国家大事,时时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支持社区工作,我看到小区挂国旗的竹竿大多已坏,便主动拿出自家的一大捆竹竿送到了居委会,并且我还经常参加社区的治安巡逻,为维护小区的稳定做一点贡献。平时我还能用自己掌握的法律知识为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法律服务。如前不久孩子的同学打网球时,把网球打到了同学的眼睛上,伤势不轻,这名同学觉得自己惹了祸,不知所措,给我们家打来了电话。当时已是深夜,早已睡下的我又起床安慰她,告知解决的办法和程序,她心态很快平和了下来。平时我很注重对自己女儿的教育,培养她增强明辨是非的能力。自己对国粹京剧非常喜好,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以致于女儿在全国魅力星主播主持人大赛才艺展示中,以一曲京剧程派的唱段获得了天津赛区优秀奖。从点点滴滴的小事上也能看出一个党员的闪光点。保持党的纯洁性不是一句空话,就是要从每一件小事做起,从身边做起,从自我做起,注重增强党性,加强党性修养,崇尚品德,坚定信念,保持一身正气,自我净化,自我提高,发挥自身余热,为法院建设贡献微薄之力。


作者简介:张文林,194612月生,19689月参加工作,20017月退休,原任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正处级审判员。

责任编辑:陈美汐